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老茶馆

老茶馆

母亲的眼泪

文章来源: 作者:16播主班周岐俊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6日 字号:

 她是一个平凡的农村女性,却有着不平凡的一生。她是个活寡妇,却靠着一己之力培养着四个大学生!她一生艰苦多病,却从不抱怨老天的不公,只是勤勤恳恳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她就是我一生的恩人--我的母亲。  
  我记忆中,她是一个坚强而勤奋的女人。她曾经帮助我的父亲,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农村伙子,化身成为名响一时的大老板。我当然也过了好一段令人羡慕的公子哥般的日子。可是这幸福的天平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也跟随着财富的积累而被击碎。  
  我五岁那年暑假,我跟随我的叔叔到城市里看望他们。我先是去了父亲那,他变了,他不在像以前的那个勤恳的父亲了,而更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大少爷了。而在他身边还多了个漂亮阿姨,漂亮阿姨对我很好,不但带我去游乐园,还买了我喜欢的玩具送给我。我当然不知道这个漂亮阿姨后来让我失去了父爱,让我母亲失去了丈夫,让我们家庭失去了幸福的光辉,从此堕入一个终日只有邻人冷笑,路人欺凌的地狱。
  于是后来我到那个坚强的母亲那,她见到我时,我依然抱着那个男人的另一个女人的玩具开心的笑着。终于,她那不知积攒了多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声音也支支吾吾,整个人好像没了主心骨,摊倒在地。这一切都是那么突然,甚至我和她还没来得及问一声好。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眼前的母亲是受到了怎样的打击和侮辱,竟然在她的孩子面前如此失态。那一天,我第一次看见了母亲的泪水。
  母亲第二次流泪,是我快十岁的那年。 
  那是那个男人离开她的第四个年头了。没有了依靠,受尽屈辱的她没有选择另辟蹊径,改嫁他人。而是靠着她意志,干着苦活累活,换的粗茶淡饭养活一家人。所以尽管她只是一个不到四十的中年妇女,但她原来乌黑的头发还是黑白参差了。
  当然,那时的我不会知道一个被心爱的人抛弃了的,孤独的,却仍然依靠那五亩薄地养活一家五口人的母亲,在生活的抗争中所思考的。所以我不懂,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在玩耍,在嬉戏,而我却要把几乎所有的自由时间都贡献给她和那五亩黄土。 
  我还小,我不想那么累!我要自由自在的童年。我终于“爆发了”!我拒绝干活!我想要玩具,她不给,可是我已经四年没有买玩过玩具了!我埋怨她的无能,小气,终日靠黄豆下饭就算了,怎么连一个五毛钱的陀螺也不舍的给我买!在那一天,她狠狠的揍了我一顿,这还是在我记事以来的第一次。我气急败坏的,恶狠狠的“讽刺”了她:“像你这样人,怪不得爸爸不要你了,活该!”她愣住了,只见她的眼角,一颗颗委屈的泪珠悄悄滑落。她想开口说什么,却发现声音都嘶哑了,索性趴到床上呜咽起来。
  我第三次发现她的流泪,是我初二的那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父亲了,而这一年,爸爸竟然破天荒的要接我去他那度过暑假。我问我母亲,她想了好久,终究还是同意了。
  我在父亲那度过了一个奢侈的假期,我第一次还没有过年就买了新衣赏;第一次买了手机;第一次餐餐有肉吃……
  而母亲隔三差五的就会打来电话,嘘寒问暖。了解我过得怎么样,而最关心的,是什么时候回家。她知道,她能给我的是如此微薄,仅仅是在无人照顾的时候尽她的绵薄之力,让我不至于没饭吃,没书读。而其他的,她什么也给不了。
  我也担心着,这个夏天这么热,姐姐她们又要补课,不知道母亲一个人该有多累啊。什么除草呀,收黄豆呀。以前我还能少少帮上一点点忙,起码能陪陪她,让她不至于那么孤独。现在倒好,我在父亲这锦衣玉食,母亲却一个人住在不遮风雨的瓦房里,孤独度日,我心里更是不安。
  于是,我决定提前回家。
  进门时,她流泪了。她用粗糙的手指捋了捋杂乱的头发,又用油腻的衣袖拭掉脸颊的泪水,笑着说:“这么久了才回来,我以为不回来了呢,都变胖了”。 
  最后一次,那是两个月前,我趁着高考过后的大暑假,去到了她打工的小住宿饭店。在这个有着数十个房间和一个小餐馆的小店里,只有她一个打杂的人。可想而知她的工作量是有多大,况且她常年犯病的腰椎病还有洗碗工的职业病,加之逐年增大年龄,她的身体一直是我们的牵挂。所以我们姐弟四人早就轮番都劝她辞掉工作。
  见到她时,她还在肮脏的楼梯下的窄小空间里洗碗,她的背后就是邋遢的厕所。果然,自己的母亲别人不会心疼。惊讶的我此时更加坚定了,我要让她辞掉这个工作。  
  可能是老天眷顾我母亲的可怜,又或者是老天在嘲笑这个为了儿女辛苦了一辈子的女人。她的腰椎病又犯了,而且变本加厉,她甚至举不起一个轻轻的热水壶。我看到这样的她,真的心疼极了。我再次婆婆妈妈的劝她:“人啊,得服老!”
  她依然是摇摇头语重心长的说:“我不干活了,你大学吃什么?还有这些年和你舅舅们借的那些钱怎么办,人家这几年也难啊!”
  “我有奖学金,还有助学金,够我用好久了。”
  她仍然拒绝,正巧,可能是她口渴了,或许是说谎时的心不在焉,就又想倒水喝,可是,母亲用尽浑身力气将这水壶抬到胸前,可还是抬不起来。我赶忙抢过水壶,未等倒出水来,母亲的眼泪就已经流入了水杯中。我开始慌张了,不自觉的用上了苛责般的语气说教起来:“妈!你都这样了,你想想,前两天去医院,又去找中医,治了不少钱啊,你这么累,最后还是攒不了钱的,不如先不要做了,先回家,后面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她的身体明显的颤了颤,想要用衣袖擦拭眼泪,却依然举不起手,表情狰狞的苦思了好久,才挤出来一句话:“你长大了,我是做不动了,你们也争气,都上了大学,你要好好读书,以后靠你自己了。”  
  说罢,她收起眼泪,笑容在她脸上绽,似乎她已经忘记了她疼痛的后腰,忘记了她辛苦的一生。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