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老茶馆

老茶馆

有味金陵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郑文欣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7日 字号:

家乡位于江苏的南京,是一个南北分界区域,可以说是南北文化的大综合地区,又作为一个六朝古都和现代商圈相融合的地区,南京的许多传统习俗在时间的魔法中生出新意。

除夕前的老南京人总要进行除尘,会将家里每个角落都打扫干净,为新年的到来做准备。而今的南京家庭不再像以往一样大规模打扫,而是象征性拿着鸡毛掸子掸去浮尘,讨个好兆头。年前不仅要在家扫尘,一家老小也要为自己扫尘。南京拥有北方式的大澡堂子,男女老少一定会在年二十九齐聚澡堂,热气腾腾的坏境把年味提到了眼前。正月十五一到,夫子庙的灯会就要大显身手。每个南京人的回忆里总有一次“人潮流动中的拥挤”,坐在父辈的肩头,欣赏着黑夜里的五光十色。每个南京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盏小花灯,做工精美,包含着对新一年的愿望和花灯手工艺的传承。坐在小船上,体会“夜泊秦淮近酒家”的诗意;行走在灯会中,寻找“灯火阑珊处”的有缘人;看着夫子庙,浮现古时考生的朗朗书声和匆匆步伐。电灯普及率很高,但是每个小花灯仍需要点燃蜡烛,蜡烛就是花灯的灵魂。时代无论怎样的发展,新陈更替之间留存的是一个民族的精魂。

南京人的春节有些“佛系”,不仅仅是南京人在除夕零点时,守在各地大大小小的寺庙中听钟声,点燃一家的长明灯,为新的一年诚心祈福,更是南京人点燃花灯蜡烛,待其燃尽的耐心,还是长辈与后辈之间不可斩断的千丝万缕的情丝。

南京春节的气候总是捉摸不透,有时会是大雪纷飞,有时会是烈日炎炎。老一辈的南京人自有自己的办法,将棉毛衫(南京特有)穿着,无论冷暖,都不会觉得不相宜。以前的新衣总是红红火火,如今的新衣则是挑选自己最喜欢的颜色或者是时下的流行色,无论如何更迭,唯独不变的是每个南京人套在里面的棉毛衫,锁住的是冬日的温暖,也锁住长辈对小辈细致的关心。无论身在何处,入冬的棉毛衫总带着来自家的温暖。

南京人的年夜饭值得玩味,先是祭祀灶王爷的一顿。祭祀灶王爷是一个老南京回忆的重要分支,长辈们会把家里预备过年的酒食分出一些放在灶台上,为辛劳一年的灶王爷提供佳肴,这是年前孩子们最值得期待的一餐,可家中长辈一定会紧盯着我们这些小炮子子(南京话里顽皮孩子的称谓)。第二天中午那便是一顿入肚的美食。今天难得一见的灶台让这一习俗逐渐消失,灶王餐也不再是孩子们巴巴的期望。餐桌上有一样菜耗费尽力——“十样菜”。顾名思义是由十种时蔬做成的,看似简单,可每样菜的准备需要耐心,不然会毁掉其他九样的精心准备。准备好之后就要分别炒制,熟且不过,滑而不油,之后需要将十种菜搅拌均匀,保证每一口都有分明的层次。另一样年夜饭上不可或缺的是鸭,记得有句玩笑“在南京,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游过长江”。的的确确,南京人最爱的就是鸭,剁一碟盐水鸭,来半只烤鸭,煲一锅黄花菜老鸭汤,缺少一样就称不上是年夜饭。鸭性温,足以弥补南京冬天干燥的气候。老鸭汤选用的是两三年的老鸭子,陶罐焖煮,待鸭肉软烂放入鸭血,鸭血由血色变褐色,放入提前烫好的黄花菜,吸收老鸭汤的鸭油。等到开锅时,鸭油已去大半,黄花菜在鸭汤中绽开。一锅鸭汤的浓而不腻,正如亲情的浓烈和对儿女放手任其拼搏的性情,不腻于儿女情长。还有一样是猪头肉,老一辈熬过的苦难时候期待的油水,被今时的健康论而取代。现今更为健康的配菜模式让我们的饮食更加丰富,年味的传承交给了鸭。家乡的味道是无论在何处都魂牵梦绕的,年味到底有没有减少没有标准,只要有一颗归乡的心,和一桌团员的年夜饭,年味儿就一直在。

南京人春节还有一样是舞狮(龙),在很多人即将返回各自的工作岗位之前,都会看一次舞狮(龙),在热热闹闹的氛围里,用年的最后一点温存的年味送走游子们。(编辑/韦晓)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