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老茶馆

老茶馆

江南的端午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郑文欣 魏亚红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9日 字号:

远在家乡的母亲打来电话询问我有没有如期收到家里的快递,并嘱咐今日要去菜市寻找有没有艾草。才想起已是端午日,临近夏至,天气炎热,各类的虫子也出洞享受短暂的生命。

打开母亲寄来的包裹,扑面而来的是艾草香包的醒脑气,这股子气味在端午前后最为昌盛。江南地带由于水网密布,蚊虫众多,小孩子们又喜好在树丛水边纳凉,自然是成为蚊虫的盛宴。老人们按照古法,从仓库中找出去年的艾草,艾草经历了风吹日晒已干瘪不堪,与当季采摘的鲜绿色的艾草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就是这枯黄的陈艾草在老一辈眼中可是至宝。烧热一壶水,将艾草放在木桶里,倒入开水,艾草积淀的气味被开水的热情冲击出来,微黄的水色泛着清香。加入些许冷水,孩子们沐浴全身,再挂上艾草香包,去哪玩耍都不怕蚊虫的侵扰。长大后,很难存储艾草,总是当做衰败的花草一道扔去了,难得闻到艾草的陈年香气。被蚊子困扰了许久的我,挂上母亲的香包,犹如又回到了溢出艾草香的木桶里。

被泡沫层层裹实的咸鸭蛋让我留下口水,读书时候偶得一次读到汪曾祺先生的《端午的鸭蛋》,那流出金黄色油脂的大鸭蛋久久萦绕在脑海里。端午之后,天气的炎热会让胃口大减,有些食不知味。这时候各色粥类登上三餐的舞台,败火爽口的绿豆稀饭、养颜滋润的红豆五谷粥、简单满足的大米粥,配上提前腌制好的爽口酸菜,破一个咸鸭蛋,可谓胜似做神仙。这得好好介绍鸭蛋,同样感谢江南稠密的水网,养得鸭子甚是舒适,鸭子下的蛋品相味道自然是上好的。洗净大鸭蛋后,长辈按比例配好材料腌制咸鸭蛋,吩咐我们去江边取湿乎乎的淤泥封罐用。这江水从泥土中渗到鸭蛋里,吃起来带着江水的清爽,金灿灿的蛋黄宛若蟹黄膏,微咸的蛋白补充了夏日流失在烈日下的盐分。关于咸鸭蛋,还有一个极好玩的游戏。长辈们会为我们编制一个装咸鸭蛋的蛋络子,我们在腌制好的鸭蛋里找一个自己最满意的,装在络子里,遇见玩伴便掏出来,两个鸭蛋比拼到底是谁的蛋更坚硬。破壳了的鸭蛋就成为孩子们游戏后最好的零嘴。我除去保护鸭蛋的泡沫,拿起鸭蛋,破开一个放入早早放凉的白粥里,滴下的金油,引来室友们一阵赞叹,尝一口江南水的味道,甚是满足。

鸭蛋取完后,看到了外婆的例粽。我母亲是个手工极差的人,而外婆则是一个样样精通的奇女子,打小在外婆家长大的我,为了母亲能长久的吃到家里的粽子,特地向外婆学习包粽子。从挑选粽叶到煮粽子都别有其道。粽叶一定要是新鲜采摘下来的,万不可用陈粽叶,不然煮出来的粽子就含着陈霉的味道,哪能勾起人的胃口。糯米要和猪油、酱油一起蒸制入味。放凉的时候,一定要不停地翻滚,让每颗糯米都吸收猪油和酱油的味道。冬天的咸肉化冻,切成适中的肉块,蜜枣和酸梅也拿出来备用。粽叶挽成一个漏斗状,填入部分糯米,塞入咸肉,再用糯米覆盖,裹上一角的粽叶,拿绳子缠住,饱满的粽子就成型了。白糯米和蜜枣酸梅搭配,是女伴们极爱的口味,有时候将白糯米会变成一个个不放馅的白粽子,粘上白糖或者红糖成为我们这群孩子饭前的甜品。熟悉的粽香,母亲怕天气炎热只寄了两个来给我尝味。这或许是端午的仪式感,一定要吃粽子。

在包裹的角落里,我看见五彩的线绳。每年的端午总要戴着的五彩绳,也叫百索子。为了恐吓那些毒虫不敢靠近孩子们,也是给裸露在外的手一个装饰品。我拿了五色针线,给每个室友都编了一个五彩手链,给身边人夏至的好兆头。

其实在江南的端午,各家皆以清水一盒,加入少许雄黄,鹅眼钱两枚,合家大小均用此水洗眼,称为“破火眼”,据说可保一年没有眼疾。随着时代的进步,这种习俗也逐渐消失。听不见家乡水边呐喊着的龙舟号,也不见五彩的龙舟服饰,我吃着母亲寄来的粽子,心也回到了江边,赛了一回龙舟,和家里人们一起给喜欢的龙舟队助威,“每逢佳节倍思亲”思的不过是那些回忆里的味道和齐聚一堂的欢乐。(编辑/潘金凤)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