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老茶馆

老茶馆

无复屠苏梦,金陵夜未央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图 郑文欣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24日 字号:

适闻有客金陵至,见说江南风景异。

太阳照拂在莫愁湖的水面上,泛出粼粼波光;紫金山顶云雾缭绕,阳光穿过梧桐的间隙,人群与车流比肩,城市的快节奏在新年到来前染上了红色,大街小巷里也渐渐飘出带着港粤腔调的《恭喜发财》。回首望去,远处灯柱早已被挂上大红的中国结,随着晚风飘摇向万家灯火处。

冬季的晚霞不像夏天的热情奔放,相互交融,而是与其卓然不同的孤傲,远远的挂在那朦朦的天上,连那似火的红色都冷峻了几分。着了冷空气的天边被冻住,颜色条带分明的把太阳钉在云层里。从明城墙内,脱离工作和孤独,尘世的喧嚣,沿顺着护城河的流光溢彩向南边驶去,便又是一番风味儿。昔日的护城河总是绿树荫着,或是像个可人儿似的,托着黄色的落叶静静的看着沧桑历史的明城墙。只春节时分,这城又似我们一般换上喜气洋洋的新装,与明城墙上火红的灯笼相掩映着,为南京城付出了整整一年辛劳的人群送行。

自水边长大的我有幸见识到了这保存了江南最原始味道的河鲜。所谓河鲜,就是水乡人的团圆饭里而有市场上却难得一见的芦蒿根,是留给自家人享用的美味。开水清焯,切成一致的长度,佐以镇江香醋和白砂糖,滴少许自家芝麻压制的香油,搅拌开,酱料的甜酸味和嫩芽在齿间清脆的咬断成了最开胃的前菜。年前的寒冬,霜雪覆盖过的鸡鸭,裹上粗盐,腌制入味,挂在阴凉处风干成了独特的风味。鸡鸭的油脂被冻在了略咸的表皮与本味的肉质中,大刀剁开,冒着丝丝冷气,这是以往吃不上新鲜肉质时的保存方法,留到今日成了别具一格的风味。当季的蔬菜清炒,切开霜花分明的皮蛋,小孩子们喜欢的糖醋里脊未等上桌已被偷吃一半。鱼有两种,一种是最简单的鲫鱼,红烧了摆在餐桌正中,为的是讨一个“年年有余”的好兆头,也是渔家人为来年有丰富渔获的祈求;另一种是鲈鱼,也是红烧,刺少味美,是桌上的大菜。在外打拼、读书的晚辈错过了品尝螃蟹的旺季,便留了十几只鲜活的上锅蒸熟,吃个原汁原味的家乡情;另一边又拿出做好的醉蟹,甜辛的口感令人口舌留香。餐桌上也是要讲究的,长辈动筷,冷菜先食,晚辈们才能开餐,鲈鱼吃完一面,打鱼的自不可翻其身,需要不入此行的人翻动,否则就犯了“翻船”的大忌。虽然家中已无人在从事,也要遵循这老一辈人口口相传的习俗,因为这不仅是对先祖的尊敬,更是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

吃完了团圆饭,摆上蒲绒垫,老人坐在木椅上,小辈的人磕头说吉祥话,拿取压岁钱。欢乐融融之后便要驱车赶往大报恩寺,为新年祈福。大报恩寺塔体琉璃制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又有佛家舍利的光辉,自是祈福的好地方。趁着还没零点,在寺庙的大钟旁围聚,僧侣敲响零点钟声,江边烟花声随即响起,新的一年在祈福钟声和烟花绚烂中拉开帷幕。

大年初一的时候,走亲访友。老街摆起了戏台子,老人们端着茶水,手指敲桌,脚摇随声,好不自在!孩童们举着糖画随着锣鼓声欢叫,年轻一辈的则拿着相机拍摄记录打卡民俗时刻。在这一天,大戏往往要唱上三天,戏折子亮出,台下呼声最高的边依次展现。傍着的德云社,也有新年的场次,南腔北调,任君欢喜。

元宵节的灯会从来都是人头攒动,以至于官方出动,控制人流。我自是去了的,本在桃李年华,华灯初上,小的孩子提着兔子灯追着远处的猪年限定奔去,家人也跟了去,我拎着荷花灯,踏着白日里雨水浸湿过的青石板,没有去探他们的行踪,自己在嘈杂的人群里挤着。打小就来的地方,熟悉的很。绕过热闹,钻进了巷子里,老铺子的梅花糕刚刚出炉,握在手里,在冷风里找到了慰藉,糕点飘出的香气吸引了新一波的人流。我匆匆钻过巷尾,身后响起了烟花声,回身望去,烟花落尽处,我竟然体会到了辛弃疾那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意境。这便是江南小巷居多的好处了吧。回到家中,捞出汤圆,一家人分享着年味里最后的甜蜜,随后的日子便开始新的奋斗了。

一年又一年,十二生肖的轮转,团圆又分离,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里我们已经很难感受到过年的意义,但是金陵一夜又一夜的年味传承引着我们走回家,去感受属于故乡的温情。(编辑/赵成焰)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