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老茶馆

老茶馆

台北文化之旅

文章来源: 作者:黄亢美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9日 字号:

2016年7月中旬暑假,台湾名师李玉贵邀请我给该市“教师研习中心”的小学语文老师作一次有关汉字教学的讲课,后因故未能成行,甚为遗憾,直至2018年5月,才又续接前约,并由台北市“名师工作坊”龚淑芬校长具体安排赴台讲学上课之事。5月14日上午 9 时从南宁起飞,约中午12:20到台北桃园机场,进入市区中心入住“台北教师会馆”。会馆清洁明净,服务员话语温和,待人热情。

一、走进学校上课交流

5 月15 日上午在台北市国语实验国民小学听课和上课交流,该校是台北名校,位于市中心,学校斜对面便是“国立历史博物馆”。校园内林木阴翳,校园一角张挂着有关汉字“六书”的条匾,看着那些古朴的甲骨文和篆文,马上就感受到浓浓的汉字文化味。学校另一角张挂着“我愛國語實小”的大型壁报,是学校把毕业生的自画像编排后彩喷贴上的,每位毕业生都写下了一句离校感言,学生对母校的不舍情怀可以想见。

学校教学用语是国语(普通话),从学校展示的资料看到该校曾举行“本土語言話劇比賽”中有客家语和闽南语学生组比赛的获奖证书,因我的母语是客家话,看到学校展出的方言剧照片,我仿佛听到了孩子们在表演客家话剧时最常使用的“佢(他)……艾(我)……乜嘅(什么)……莫嘿(不是)”等语词,尤感亲切!由此联想教育部和国家语委在“关于印发《中华经典诵读工程实施方案》的通知”(教语用〔2018〕3号)所言:“建设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和汉语方言经典资源,科学保护传承各民族语言文化”。是啊,方言也是应该要保护的!

当天上午随堂听了该校施雅伦老师一节六年级字词复习课。学生课桌排列呈凹形,两位学生代表在讲台上主持,其余学生分成几个小组在讨论交流,并让小组代表上讲台板写,教师在后面点评,整个过程表现出了很强的自主性学习。

这节课学生听写的主要词语有(以下是学生原写的繁体字):

引吭高歌 搗虛批亢洗耳諦聽

氣宇軒昂直抒胸臆直抒己見

敗宇頹垣 峻宇雕牆諦分審布龍盤虎踞清謳微吟 乜斜纏帳扼吭拊背 踞爐炭上……以上的词语在大陆多在初中阶段才涉及,可见台湾小学高年级的学生语汇之不俗!

随后我给学生上了一节如何依据偏旁形义正确书写字词的课,学生很快便积极参与,下课了还纷纷用小纸片给我留言,热情地与我合影。后来,在林玫伶校长的主持下,我与听课的老师们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教学交流,并回答了他们关于汉字教学的有关问题。

17日上午在台北市小学语文名师工作坊龚淑芬校长和张宝文老师的安排下,到了金华国小并“就地取材”上了一节《台湾的蝴蝶谷》阅读教学课。“入乡随俗”,于是把PPT课件的文字全部改换成繁体字。本课教学着重研究低段的阅读课如何“在识字中阅读,在阅读中识字”的问题。当天上午大陆山东省济南市教育考察团的领导和老师约30多人也到该校,于是便一道听了我的课。课后与台北金华及山东济南的领导老师们一起交流,济南的一位老师还风趣地说:“到台湾教育考察两天了,今天是第一次进课堂听课,想不到千里迢迢跨越海峡听了一节大陆名师的课,而且启发性还真大!”。

5月18日上午到了淡水区新兴国民小学上了一节“手字家族”的汉字活动课,组织者原定让我给一个班的学生上课,但同年级的老师及同学们听说大陆来的一位教授亲自给同学们上课,六个班都要求现场上课,但教室又容纳不了这么多人,最后校长经过耐心做思想工作,好不容易才把三个班的学生“挤”在一个规模稍大些的会议厅里上了一节“大课”。

在三所学校上课后校方都让学生用约两分钟的时间在小纸片上写出自己的听课感受。一位叫林言泽的五年级学生写道:“今天聽了黃教授的課收穫很大,知道了好幾個部首的含義,還感受到了中國漢字的奧妙,真想趕快回家跟爸媽分享!”我讲课时,不仅语文老师来听,其他的科任老师听说大陆的教授来亲自给小学生上课,也调整好时间颇有兴趣地前来“蹭课”,新兴国小美术老师高纯绵听课后留言道:“謝謝來自大陸廣西師範學院的黃教授,讓我們認識了中華漢字的奧妙,以及親身示範偏旁識字的好處,這是一堂給我許多省思及啟發的課。感恩老師!”课后还给老师们做了小专题的讲学和座谈交流。

在三所学校讲课期间,我都注意了解他们使用课本的情况,在翻阅他们的识字写字教材时,一些字的结构引起了我的特别注意:

例如大陆的“育”字上部是“”,第一画是“丶”,第二画是横,而台湾则写成“”,上部“”的第一画是横,第二画是穿过一横的撇折(),第三画加“、”成“”。大陆和台湾此字写法的差异性还是比较大的。“”读音tū,篆文写如“”,是“子”()的倒写,构形为生育孩子时头先露出形。“育”的下部大陆写成“月”,而台湾写成“”,内里不是两横而是点提,“肉”中的骨骼形依稀可见,这对理解其“生育”的本义帮助还是很大的。再看“腦”(脑)、“脣”(唇)等字,凡表“肉”的均用内加点提的“”表示,与表示月亮意思的“月”明显区分开了。其它以“水”表义的均用“氵”,如“盜(盗)、沖(冲)、減(减)”等,这样也就把表“水”的“氵”与表冰块的“冫”区分开了。“象”的甲骨文写成,横倒成 ,小篆写如,概言之,古今文字的“象”都是一个浑然一体的象形字,故大陆视之为独体结构共11画;而台湾教材则把它切分成了上()下()结构12画,显然,如此切分“象”的结构是不合字理的了。“险、阻、阳”与“都、郊、郑”都是用“阝”作偏旁的,我们大陆统称为“双耳旁”。左边的“阝”是“阜”(表山岭)字的变写,右边的“阝”是“邑”(表城邑)字的变写,因此台湾把左边的“阝”叫“左阜旁”,右边的“阝”叫“右邑旁”,这对理解这一类属的字无疑是很有帮助的。不管是在大陆还是在台湾,我都曾向好些个学生以及老师问起“左阝”与“右阝”的具体含义,大多语焉不详,只知其名,不明其义。由此感到,一些汉字的本源真的是与我们渐行渐远了……

二、漫步街区的文化考察

上课讲学余暇,漫步台北街头,一些独特的汉字文化现象令人印象深刻。

一饭庄的品名为“咖喱鷄肉飯”,

另一饭庄的品名则为“烤雞腿飯”。大陆的简化字“鸡”在台湾既可写成从鸟的“鷄”,也可写成从隹的“雞”。《说文》析解长尾的为“鸟”,短尾的为“隹”,而台湾民间的“鷄”字与“雞”字通行。如此写法想想也各自成理,因为“鸡”的尾巴不太长,也不太短,于是,你认为长就写成 “鷄”,认为短就写成“雞”,如此两不相争,既各行其是,又相互认可。台北的“豬脚飯”也很有名,于是闻其名而往,果然别有风味。在大块朵颐地咀嚼着“豬脚”时不由得也仔细地琢磨起“豬脚”的“豬”字来。“豬”是个从豕者声的形声字,“豕”甲骨文写如,横倒像奔走的猪形。《说文》析解“豕”为“彘也”,本义就是猪。后以“豕”作形旁组成形声字“豬”,这与用“豕”作形符的“家、逐、豢、豪”等字的表义就很一致了。的确,吃着“豬脚”看着“豬”字自然就想到了远古的“豕”,而非反犬旁的“猪”了。

傍晚华灯初上,漫步台北街头,霓虹彩灯闪烁,各种店铺招牌尤显光亮显眼,颇具“中国特色”的语汇不时相遇——“廣東粥”“山東葱油餠”、“湖南腊肉老店”、“寕波排骨大王”“江浙四海点心”……友人用车子陪我夜游街市,走着走着,各种熟悉的路牌更是目不暇接——“南京路”、“北平路”、“青岛路”、“广州路”、“长沙路”、“济南路”甚至还有“柳州”、“南宁”和“桂林”的街路名,柳州是我家乡,桂林和南宁是我读书和工作的两个城市,当看到“柳州”“桂林”和“南宁”的街牌时,感到特别的亲切。为什么台北会有这么多以中国大陆城市命名的路段呢?后通过查阅资料得知,抗战胜利,台湾回归,当时的国民政府为了弘扬中华文化,把很多日据时代日本人取的路名都改为有中国气息的名字。据说当时是从上海请了一位名叫郑定邦的规划师来设计路名,当时设计的理念除了体现中华历史文化以及具有纪念意义的“忠孝、仁爱、信义,民族、民权、民生,光复、建国、中山”等街路名称外,该规划师还参照上海的路名南北大多就是用省份来划分的方式,于是就照着中国地图上城市的东南西北位置命名,由此,在台北的老城区,路名俨然就是一个中国大陆版图的缩影,如城市东北方向有徐州、济南、北平、长春、吉林等街路,東南有永康、青田、溫州等街路,西北有宁夏、大同、迪化等街路;西南有武昌、漢口、長沙、貴陽、南宁、桂林等街路。由此,有人说早期在台北市只要熟悉中国地理位置就不担心迷路,看看自己所在的路名,就能大慨猜出此时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要前往的街区。怪不得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说台北的街道“它是一张大大摊开的中国历史地图”。台湾一些政客刻意要“去中国化”,单是这历经七十余年风雨的街名就已深扎在民众心中,能说去除就去除得了的?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16日晚在台北国小的施雅伦老师的引领下到了“总统府”斜对面的一家书店浏览,书店两层楼,虽面积不大,但书籍类型很多,特别想不到的是在书架的显著位置竟摆放着《毛泽东的真实故事》、《邓小平的革命人生》、鲁迅的《狂人日记》、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山居笔记》、杨绛的《我们仨》等有关大陆名人及大陆作家的著作。书店里的书真的是不分“颜色”的,一种“大中国”的感觉由然升起。

19号下午就要离台返回大陆了,上午9时发现在所住的教师会馆一楼会议厅正举行由“中华两岸事务交流协会”和“社团法人台湾钓鱼台光复会”举办的“第五届‘光复钓鱼台’行动论坛”,大主题为“大国博弈下的东海南海局势”,分主题为(1)台湾钓鱼台的现在与未来;(2)亚太海域争议的探讨;(3)朝鲜半岛危机对东亚局势的影响;(4)大陆一带一路的布局。约容纳200人的会议室已经坐满,我经同意也进去听了三位演讲者每人约15分钟左右的发言,从投放的PPT课件上知道大多是两岸高校的教师或社会学者,虽说是“一介书生”,但论题如此宏大,所言满含着对东海南海局势的关注,尽管一些具体的处置方式有所不同,但拳拳爱国之心均溢于言表,充满着正能量。看到两岸学者如此关注国事,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只要两岸有识之士能紧密联手,相信有了坚实的民意作基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将指日可待!

此行台北之旅虽是匆匆一瞥,但深感语言、文化、饮食等有那么多的相同之处,特别是负责接待和安排我行程的台北名师工作坊的龚淑芬校长、张宝文老师以及国民国语实验学校的施雅伦老师等,她们待人的热情,安排的周到,都使我感到特别的亲切,真的有回家的感觉。

临别时龚淑芬校长热情相邀再次赴台给老师们进行汉字文化方面的培训,说心里话,我也真希望在有生之年再踏上宝岛进行更全面的考察和交流,不仅仅是“台北文化之旅”,而是一次更深层次的“台湾文化之旅”!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