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悦读

悦读

虎耳草的爱情

-- 读《边城》有感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陶秋月 图/来源于网络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3日 字号:

“……到了冬天,那个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沈从文《边城》

那是一个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有一条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还有一只黄狗。老人在这里守着小溪上的渡船已经五十年了,他的朋友是一只渡船和一只黄狗,唯一的亲人是那个女孩子。那女孩是老船夫的独生女与茶峒军人未婚生子留下的遗孤,名叫“翠翠”。十几年来祖孙俩便在这古老而又清澈的溪水边、小船上、白塔下相依为命。茶峒城里的船总顺顺有两个儿子——大佬天保和二佬傩送。两人皆是当地泅水划船的好选手,都是当地有名的好青年。三年前的端午节夜晚,翠翠在码头边等待爷爷的时候偶然邂逅了二佬傩送,一句戏言“水里的大鱼会咬了你”,使翠翠与傩送感情的种子悄悄埋下。世事难料,第二年后,大佬天保对翠翠一见钟情。在天保知道翠翠心中可能已经有了弟弟傩送后,兄弟俩人决定用唱情歌的方式,让翠翠在此选择。

翠翠说,她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中灵魂为一种美妙歌声浮起来了,仿佛轻轻的各处飘着,上了白塔,下了菜园,到了船上,又复飞窜过悬崖半腰--去做什么呢?摘虎耳草!这是如此美妙的欢快的一个梦境呀;但是后来呢,再没有出现过同样的梦境,歌声再没有传来了。大佬天保下水船 出事了,二佬因为这事也对老船夫有了怨言出走了;后来,白塔也在一场暴雨中冲塌了,老船夫也在雷声将尽时溘然长逝了……翠翠终于明白了许多事情,于是,她守着渡船,等待二佬回来。

《边城》这部小说以20世纪30年代川湘交界的边城小镇茶峒作为为背景,用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描绘了湘西地区特有的风土人情;更是借船家少女翠翠的纯爱故事,展现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在这部小说中,没有扣人心弦的悬念,也没有惊心动魄的氛围,更没有波澜曲折的情节,给我们的只有真实环境中的真实的人物,这就是边城。

我在初中的时候就开始接触并看过《边城》这部小说了,当时还不懂沈从文先生在其中所要表达的那种乡情,那种人性的纯真、人性的光辉……到现如今,我已经五刷这部小说,并且重温了两遍由此拍摄的电影,这让我深刻的感受到《边城》其实是一部充满爱与美的文学作品,正如所赞颂的一样,是一部人性光辉的赞歌!翠翠的纯真,老船夫的朴实,大佬天保的豪爽,二佬傩送的善良……边城的人呐,都是具有喜怒哀乐的淳朴的山里人,他们每个人都是社会人群中的一个影子,他们生活的圈子虽然疏远了一般的社会,但天真与欢乐、善良与淳朴、眼泪与感恩,在一种爱恨得失之间,揉进了这些人的生活里。

著名作家汪曾祺曾评论:“《边城》不是一部挽歌,而是一部希望之歌!”正如小说结尾所说:“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就回来!”永远有多远?或许就十二个时辰后的明天,他就会回来了。沈从文先生曾明确表示,这本书,这部小说只预备给一些“本身已离开了学校,或始终就无从接近学校,还认识些中国文字,置身于文学理论,文字批评,以及说谎造谣消息所达不到的那种职务上,在那个社会里生活,而且极关心全个民族在空间与时间下所有的好处与坏处”的人看的。由此看出,这个“明天”所表达出了作者对民族的希望,民族的期盼。所以说,是一部希望之歌!

黄昏照样的温柔、美丽与平静。但一个人若体念到这个当前一切时,也就照样的在这黄昏中会有点儿薄薄的薄凉……年复一年,虎耳草依然生机勃勃,但再也没有歌声相伴入眠……(编辑/廖家鸿)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