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悦读

悦读

云端的王朝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外国语学院 韦沅材 图/来源于网络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5日 字号:

《九州缥缈录》电视剧开播的时候,我想起六年前第一次跟九州相遇的情景,那时并没有预料到即便经年倥偬,大学时书籍给我带来的惊艳之感还是一如既往。夜里在被窝打着手电筒翻阅,白天在课堂上偷偷浏览,那是少年时特有的痴狂沉醉。如果要做一个比喻,缥缈录就是中国版的《冰与火之歌》。看过几集电视剧,但是剧情的走向跟原著有些出入,相比之下我还是喜欢书里的九州世界。所以,特意重温了原著的情节,整理出这篇感想。希望哪位有缘人也能爱上这套书。

于我而言,《九州缥缈录》是一扇贯通了尘世与幻梦的窗子。江南这个鬼才以变化莫测的笔力将朽枯的王朝倾覆时释放的狂啸、诸侯争霸中碰撞出的悲烈和万丈豪情、少年几经磨折成长为男人却始终不忘初心的温柔……诸如此类截然不同的要素完美熔铸在一起,让我得以窥见乱世风烟的一角,那里尚且弥漫着浓郁残酷而又真实的气息。我想,多年之后,我也许会忘记鹰旗下以铁环起誓,誓言以火与剑席卷天下的天驱武士们;忘记晋北国荒原落雪、下唐国的秋玫瑰艳丽得仿佛冰上燃火;忘记宛州的青衣江边,有水般柔美的少女还有楼阁连云的城市……可当我回首时会发现:翻开书的那一瞬间,缘分或是宿命就伴随着书中人物的执着与孤勇缠上了我的脊骨,坚韧了我的心灵。从此,一往情深,义无反顾。

《九州缥缈录》是一部人族王朝的征战史,更是少年英雄们的成长史。故事发轫于九州北陆居住着蛮人的大漠草原,聚焦于青阳王朝的世子吕归尘。他幼年被大君送往颜真部生活,后颜真部叛乱,吕归尘才被接回王朝的帝都,北都城。他的哥哥们并未将这个年幼且多病的世子放在眼里,只是相互较劲,争夺王位的继承权。然而,历经战火洗礼和人世沧桑的吕归尘,一改往日柔弱的个性,在哥哥们的权力争夺战中慢慢成熟坚强起来。时值东陆的大胤王室衰微,几大诸侯国并起,青阳大君想借与下唐国的结盟来实现自己称霸东陆的野心。因此,吕归尘被选为人质送往下唐国。在那里,他遇见了桀骜不驯的天驱武士姬野,他被姬野骨子里那股张扬而永不服输的韧劲所吸引,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这便是未来创建大燮朝的昭武公和羽烈王少年时的相逢和初识。

由于东陆内部虚弱,皇室屡有皇嗣争夺和大臣擅权,外围诸侯纷纷自立。而北陆也在两次南北合战中被削弱,导致蛮族七部中朔北、阳河两部日益强大,进而造成北陆的内乱。一个乱世逐渐成型。姬野与吕归尘作为未来南北帝国的君主出现,汇合诡道兵家项空月、天演士西门也静、歌吟者羽然、冥杀刺客龙襄、不动尊大将息辕,重现了天驱武士的七星历史,最终开创了新的南北对抗时代。

不同的人,来自不同的方向,为了不同的目标,却终于走到了一起。在当时那个时间点看,一切都只是偶然,可一切又像是命运转动了轮盘。他们走到了一起,要构造一个完全崭新的世界。一点星火在那一刻落在历史的灯上,火焰已经被点燃。 后世称这六个人为“乱世同盟”。他们的故事难以一一详述,在这里只做简单的品评。

姬野——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

姬野是天驱武士的领袖,大燮朝的开国皇帝,原本是胤朝没落贵族姬氏的后代,一株长在寂静无人处的野草,谁也不曾料到终有一天它的绿色遍染了东陆的山河。从倔犟的少年直到阴冷枭猛的帝王,他内心深处的恐惧、痛苦如熊烈的火焰在燃烧,尽管他不断鼓起勇气突破壁垒,可是仍然沉沦在自己内心的虚弱陷阱中不可自拔。极端的性格使得他的形象仿佛映在一面破碎的镜子中,而这个勇毅的少年也一直在自己碎片般的性格中挣扎。

在年少随军出征时他目睹了当时东陆最大的野心家和诸侯王“威武王”嬴无翳的风姿,即使在诸多东陆名将的围困中,嬴无翳依然如击天之鹰自如地脱围而去。随后到来的是杀戮和诸侯们的内争,目睹一切的姬野开始迷惘。可是无论怎么迷惘,他毕竟看见了天下第一霸主的威武,一统天下的理想最终为他所实现,这一切都起始于那一刻嬴无翳挥刀的雄姿。

不过,姬野性格最集中的展现应该还是单枪匹马闯法场救下他的朋友吕归尘的时候。他携一匹快马,十二柄长刀孤身冲进了法场,势不可当犹如赵子龙闯长坂坡。那是一场不计后果的冒险,有人说他太愚蠢,但我觉得这不可谓不是勇气——未来操纵天下的野心家也曾有过年少轻狂、不惜一切都要去救自己朋友的时候。

如果要用什么词去形容姬野,那么毫无疑问,“倔强”是最合适的。虽然从小便得不到父亲的宠爱与呵护,可他咬紧了牙关绝不肯去曲意逢迎,陪伴他时间最长的只是长枪。人性偏执地喜欢温柔,毋庸置疑,姬野的童年是很孤独的。母亲早逝,父亲又偏袒幼子,因此他几乎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太倔强的人,或许也可以说是自己放弃了被疼爱资格。

可事实上,没有人能真正做到无欲无求,姬野只是将自己的感情倾注在了主动关心他的,很少很少的那一部分人身上;他将那情谊看得很重很重,甚至高于自己的生命。

时光追溯到他刚十三岁的时候,那一年羽族被废黜的公主羽然来到南淮城向他友好地伸出手,姬野却先小心翼翼地把手擦拭了一遍。该怎么表达我心里的触动?当一个孩子说“因为很少有人愿意牵我的手”的时候,你会觉得他活该背负这样的痛苦寂寞吗?难道你不曾有过在独自穿过茫茫人潮时蓦然感到世界何其寥廓而你无比渺小的心情吗?那些沉默不语的孩子们,内心既有希望也有悲伤。那时候,姬野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吧——在世界的边缘默默地注视着它的繁华和喧嚣,直到羽然出现,把他拉了进来。彼时两个孩子曾坐在树上讨论深海的巨龙,羽然教姬野识字画画,会在姬野挨打之后偷偷爬过来陪伴,还让自己的守护人传授姬野精妙的枪法。

某些时候我很羡慕姬野,缘因不曾遇到可以拼尽所有去挽救的一段情谊。年少时候的故事总是荡气回肠,故事里的主人公可以放肆地哭着笑,可以笑着哭,可以想也不想地为谁奔赴一座城。大约没有谁会否认人的情感即是盔甲也是软肋,因为它既能鼓舞一个人又能使他坠落进深渊。故事的最后姬野君临天下万民臣服,可是从小深爱的女孩已经同他反目成仇,当初一起征战天下的兄弟几乎也都成了他的敌人。他唯一能够用来温暖自己的,只有回忆罢了。所以当羽然伪装成舞女来刺杀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搂紧了她,尽管后者玫瑰色的瞳孔里盛满了仇恨。手段残暴的帝王最终含笑逝去,那一日天象异动铺天盖地的冰雹下了整整一天一夜。

当他伫立太清阁的时候,可看清了自己的人生?高处不胜寒,他耗尽半生光阴收获的原来不过是一段苍凉。或许月盈之时他还会想起过去在东宫当禁军军官的日子,那些年他,羽然还有吕归尘常常跑到市井里听评传,说书人有几阙词我记得分外清晰——

“悲喜总无泪也,是人间白发,剑胆成灰;

琴木萧萧也,弦尽时秋风悲回,莫问从头;

英雄总无路,天下千年酒,不解此一愁!”

寂寞如斯。

西门也静——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碧

西门是一个性情沉默的白发少女,在星算学上的造诣极高。她端坐在大燮帝宫的铜瓦殿中,深邃的眼睛仿佛海镜那样映出漫天的星辰。九州大地是一个被星辰宿命束缚的世界,而她仿佛掌握了神谕的星空使者,令九州诸族的生灵们都不敢不仰视。这个高不可攀的半神本应在宁州森林的青壤上寂静地观星,尔后于无人知处寂静地死去。最终让她沉沦在世间卷入乱世争霸的风烟的,或许是多年来的寂寞和一点萌动的尘心。

由于从小在星算一途彰显出无与伦比的天赋,西门和她的老师长年幽居在苍莽丛林的小屋里守着冰冷的器械不停地测算星辰的轨迹,无时不刻都处于羽族鹤雪军团的保护——或者说监控之中。那时她能洞悉星天旋转的秘密,却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直到乱世降临,羽族内部相互倾轧,权力的纷争在古老的森林卷起庞大的漩涡,被囚禁的少女终于能获得自由。于是不谙世事的她怀着忐忑的心情第一次踏进滚滚红尘。

走出宁州不久,她遇见了姬野。两个人的情节没有过多的曲折,不过是姬野从宛州商贩手下救下险些被卖入青楼的她,作为回报,她救了姬野的同伴吕归尘一命。可是,为什么她竟愿意在姬野身边相伴一生呢?明明她第一次见到姬野的时候就知道他爱着羽族的玉古伦公主羽然。是姬野身上埋藏的孤寂引发了她的共鸣?是姬野为了救助同伴不顾一切的勇毅?还是仅仅因为,姬野对她的关怀给予了她在过去从未感受过的温柔和安稳?我不知道。可我确定,姬野是她苍白的感情世界里唯一的浓墨重彩。姬野殒命之后西门离开帝都远走北蛮。然而天地苍茫,何枝可依?我想,那该是她一生中最悲凉的时候。当你从未见过太阳的光辉,你可以说你习惯了在世界的阴影里孤狼般活着,甚至将那孑立视为荣耀;可当你稍一接触阳光,你的心就会被软化,因为人对温暖的向往与生俱来。即使是被后人斥责冷酷的姬野也不例外。也许正因为眷恋那温暖,失而不可复得后她如痴如狂,一心只想打破星相学家的诅咒。为此她找到天下第一智者云纹自荐枕席,又以星象学的典籍作为交换条件拜托彼时已经称霸草原、成为大君的吕归尘抚养她的孩子。而她自己……则跃入了茫茫大海。之后,目睹她神志不清地扑向大海的吕归尘从千里之外运来火油,把那个叫燕子墟的地方焚成了虚无。那时我想到的是西门的老师,他恳切地劝说西门放弃星算,否则必定万劫不复。历代星算大师痴迷于探究究极奥义,只是人力终有尽时,不能自拔的人难逃疯魔。可惜即使他以死警示,西门到底还是走上了前人的路。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够给她救赎。事实上,任何一个人倘若过于偏执,纯粹的情感便会使他濒临毁灭。

西门的死,应当是全书最有浪漫色彩也最回荡人心的。生如夏花,开到荼靡,在极胜极烈的时候轰然败落,了却一生。她是“皇极经天派”最后的继承者,《天野分皇卷》最后一位著述人,大燮朝的钦天监博士……可我觉得,这一串令人窒息的称号对她来说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她穿过金戈铁马和初次见面时陌生人之间的隔阂同姬野走到了一起。纵然缘分如露水如轻烟倏然远逝,最终湮没在积尘的史册,但毕竟她曾把它真实地握在掌心。从此天涯海角,与君相随。就像风筝不论飞得多高始终有丝线缠绕。能够理解领悟什么是爱,无论对谁而言应当都是相当幸福的事情了。

息衍——千古文人侠客梦,肯将碧血写丹心

准确地说,息衍并非“乱世同盟”的一员,他出仕于繁荣强盛的下唐国,被册封为“舞阳侯”与“御殿羽将军”,与挚友“御殿月将军”白毅并称“素月墨羽”,齐名于东陆四大名将之列,同时也是姬野、吕归尘的老师,未来的大燮名将“不动尊”大将、龙骧上将军息辕之叔父。之所以想介绍他,是因为“名将绝世,儒雅风流”这八个字在他身上得到了再好不过的诠释。

论文,息衍学识广博,心性疏狂又幽默风趣。他擅乐器,好饮茶,又会种花莳草、喂鱼凫水、打双陆、栽培学生……可谓是五花八门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一不晓。平日里他喜欢到“烫沽亭”或是不起眼的小酒馆里一个人静静坐着喝酒——搁在今天,也是十分文艺的爱好了。舍去天驱的身份,撇开卓绝的武技,我忆起的常常是那个在在小馆里曼声长吟,箜篌伴奏,只为博那女子暂留一步的酒徒——

“庙堂既高,箫鼓老也;

烛泪堆红,几人歌吹。

人寿百年尔,谁死得其所,

有生当醉饮,借月照华庭。

我不见万古英雄曾拔剑,铁笛高吹龙夜吟;

我不见千载胭脂绯色泪,刺得龙血画眉红。”

十四年时光一晃而过,在他眼里徒留那一人无数次转身离去的剪影。 或许他们之间的距离比千山万水、天涯海角更加遥远,虽然在旁人看来只是咫尺。当息衍看着苏瞬卿身负重伤却仍然坚持守在自己爱人的尸骨旁甘愿零落成尘时,他只要穿过火海就能把她救出来。他不怕火焰,也不怕崩塌的大殿,可是他觉得那姑娘离他很远,远得一辈子都无法触及到她的手。所以到了后来,没有人留得住,却也没有人放得下。

论武,息衍擅兵法与斥候战术,是下唐军中当之无愧的领袖,有“狐将”之称;擅双手刀剑之术,被誉为“东陆三十年步战第一人”。殇阳关大战爆发前夕,息衍在马上手持长戟迎战“威武王”嬴无翳,两人交锋百来个回合未分胜负,着实让我惊叹了一把——毕竟嬴无翳是乱世里一头雄狮,论谋略论武艺其余诸侯王无人能出其右。

可是将军可敬,却并不是因为他战功赫赫,而是因为他誓死捍卫天驱的意志。天驱武士们信奉以勇气和鲜血守卫和平的准则,在和平无法守卫的时候,他们就会转去扫荡一切势力来建立他们理想中的统一。所以可以说,他们是极端的秩序维持者,坚守着忠诚和法律——除非是在乱世的战争中。他们的终极目标,就是维护九州世界的和平。息衍贵为侯爵,可是仍为了天驱的意志放弃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在雨夜毫不犹豫地抛弃自己的一切去为天驱的目标战斗。从中可见信念是怎样珍贵的一样东西。一个人可以忍受贫穷的生活孤独的生活坎坷的命运,可是一个人若没有决心胸膛没有燃烧的火焰,那么即使他正当妙龄也不啻于垂垂老矣。其实很容易联想到在现实中,理想似乎也总是令人血脉偾张令人奋不顾身——譬如写下“我至,我见,我胜”的凯撒立志称雄;为了解放法兰西不懈努力的贞德在熊熊烈焰中高呼上帝之名;战国时的勇士要离为表忠义之心在月光中刺杀庆忌……当然我们不必觉得只有那些惊天动地的凌云壮志才是理想才有价值,当你真正能够珍视你的理想时,即使只是默念,血液都会沸腾起来。因为它对你来说,独一无二。

息衍将军啊,他曾经有过那么多的抱负与得意;许多年前,他也曾执守帝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带着烈酒登高远望,拔刀击柱,和朋友们一起烂醉如泥。 但是当岁月流走,能让后人津津乐道的却并非那些功名,反而是那些刻在野史里的故事。

上述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物,应当是能够归入“英雄”一类的——他们就像冰水中淬火而出的剑坯,凝聚着惊心动魄的美。他们虽然写在书里画在纸上但是仿佛会随时破纸而出;他们的故事谱成曲子,千载之后演奏,还能让听者感到时光倒流,仿佛与之对坐饮酒。

也会思索,到底什么是英雄?可是单纯的形象总给人似是而非的感觉。

要用文字总结什么是英雄实在太难,如同画师用了无数精美的线条和明艳的色彩,也道不尽少女的神魂。在我眼里,他们,大约是这样一类人:不会向现实屈服,灵魂高贵骄傲,意志如钢铁亦如烈火,尽管相貌可能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当他们认真地睁开眼睛、睥睨整个世界时,他们的眼底……倒映着飞鹰的影子。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这本书呢?

我说,因为它很有意思。而有意思,比有意义更重要。正像马洛伊·山多尔《一个市民的自白》中透露出来的信息“写作即是为了写作本身”那样,作者江南的初衷也只是好好地讲述一个故事,它的意义在于激荡人心,为志同道合的人谱一首恢弘磅礴的千古绝响,枕戈待旦中掩着许多人年少时稚嫩的憧憬和不会老去的文人情怀。试想,在皇图霸业和怀里转瞬如烟的美人乡里穿插着烈酒、古史、知己、英雄的传奇、妙到毫颠的技艺,落差之大堪比万千苍生荼毒风烟遍染天下和一个寂寥悲戚的背影无声饮泣。在这种落差中朦胧的美感淡如晨雾,却又有利刃般感人至深的情境。若能对书中的疏狂有几分心驰神往,热血沸腾之余也不难领悟到隽永纷繁下的现世意义。至于那是什么,恕我不能精准回答;毕竟,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当然它勾起我们心底的豪情壮志、让我们得以从充斥着柴米油盐日复一日的相似生活中超脱出来的作用,倒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九州缥缈录》,不妨去翻翻看吧,想必这本书是不会让你失望的。(编辑/廖家鸿)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