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悦读

须臾回眸,半屏浮生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谭雪霞 图/来源于网络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07日 字号: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是我在《挪威的森林》中看到的一句话。每当我看到、听到或者想起这句话时,脑海中浮现的不是《挪威的森林》而是余华的《活着》

起初接触《活着》是因为语文卷子上的一篇节选。当我阅读完《活着》后,觉得这不仅是一个经历世间沧桑和磨难的老人的人生感言,更像是一幕演绎人生苦难经历的戏剧,更感悟到,命运残酷,生命沉重,然而生命如花,只有活着的意志才是人身上唯一不能被剥夺的东西。生而为人,我们每天的忙碌都是为了活着。一切功名利禄、金钱地位都要建立在活着之上。但,有的时候,活着比死亡更需要勇气。可,也正是因为异常艰难,所以活着才具有更加深刻的含义,没有比活着更美好的事,也没有比活着更艰难的事了。我泪眼婆娑地看完了《活着》。我落泪,不是因为福贵感人的描述,也不是因为作者余华写下的这字字珠玑的文章,而是因为有庆、凤霞、家珍、二喜、苦根等一个个可爱的人的接连离世。我甚至一度憎恶当时的社会,因为我认为有庆和苦根是被这个自私贪婪而又落后愚蠢的社会害死的。可是,福贵却能在这样一个悲催的时代里好好地活着,带着一份别人看不懂的释然。

枯草衰杨,曾为歌舞场。过往像一部经典被浓缩成了记忆。

福贵的一生有风光,有狼狈,有岁月静好,更有世态炎凉。纵观全书,福贵的一生未尝不是当时社会的缩影。在底层社会,劳苦大众对于生活的苦难从来都只有隐忍,而不会去改变它,更不能去摆脱它。当初,福贵刚成亲不久就赌光家产,气死了老父。家道中落,岳父强行带走了怀孕的家珍,好在家珍还是回到了福贵的身边,陪着他经历余生的坎坷与磨难。家珍隐忍、宽容、坚韧的形象为全书增添了一份温情,削减了一丝悲痛。福贵外出为母亲买药时不幸被抓了当壮丁,不过幸运的是他最后平安回到了家中。回到家,本以为一家人从此能够安心地过日子了,可谁曾想,十三岁的有庆因献血过多而死,这让本就千疮百孔的家庭又一次陷入了悲痛之中。但二喜的到来,给这个悲痛的家庭重新带来了一丝慰藉。二喜为人善良、老实、正直,又真心喜欢凤霞,也不嫌弃凤霞是个聋哑人。可造化弄人,凤霞在生下苦根后因大出血离世。随之而去的是家珍,那个福贵最珍爱的女人。渐渐地,福贵的亲人只剩下二喜和苦根了。而凤霞的离世仿佛把二喜也带走了。二喜愈发的沉默寡言,只有在面对苦根时才会有多一点的笑容。但是,人呢,一旦被上帝关注,那么他得到的不是垂青,就是遗弃。很不幸,福贵是被上帝遗弃的那个人,因为二喜和苦根也相继离他而去。

一个迟暮的老人,经历了如此多的生死离别,却依然坚强地活着。也许是福贵看明白了死亡必然中的偶然,懂得了死其实是另一种生,所以他活的真实,活的宁静,活的淡然,能够在静静的午后向别人讲述自己的人生。

生死有命,福贵在天。不必对生活感到抱歉,而应该像福贵那样,保持感激,快乐而无畏地活下去。(编辑/陈广萍)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