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信箱 校长信箱
X
信息门户(校内) >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南宁师范大学!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悦读

初闻蹄声不问归去,应是暖阳春草天

文章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余瑾 图/源自微信读书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7日 字号:

三毛曾在其散文集《送你一匹马》的自序里说道:“我有许多匹好马,是一个高原牧场的主人。”早前我读三毛作品时便钦慕她文字中的这份清明和灵性,等到再次拾起这本书心下更是感到讶然,原以为已能透过书名感受到三毛心中那一片辽阔的、看不见边际的暖阳春草天以及马所象征的雄壮生命之力,但细细想来,这只是她想表达的诸多文境中我所能感受到的一小部分罢了。

“很想大大方方地送给世界上每一个人一匹马,当然,是养在心里、梦里、幻想里的那种马。”在书中的每一篇散记,三毛都将自己的生活及内心深处感受以文字形式记录陈述最后呈现在我们眼前,在她亲爱的读者眼中,她是可爱的作者。三毛是浪漫的,单是以文字便能给读者编织广阔浩大的幻想之乡;而她又是勇敢潇洒的,将旅行和读书作为人生热爱,尽情挥洒每一份热情。

“我有一匹黑马,它的名字,叫做——源。”人们时常会给自己的心戴上一层又一层的精神枷锁,于是连灵魂都变得沉重起来,久而久之整个人犹如桎梏在身的囚犯。常常会想到三毛,送你一匹马,飞跃山涧峡谷,在荒原上留下踢踏马蹄声,奔向理想乡。书中《梦里不知身是客》一篇给我的感触最为深刻,她在这篇文章中描写了自己爱书看书的经历和感受,三毛说:“这个世界的色彩与可观,也在于每一个人对价值的看法和野心都大异其趣。”每个人的可观可感可悟能力都尤为可贵呀,在物质世界中未能感受到的畅然快意,大可通过拓宽自我精神世界去改善。

诚然,并非每个人都能秉承“快意人生”的信条过好这一生,有时命运会和人类开许多玩笑,于是便有了意外。三毛在撒哈拉的日子无疑是精彩的,大漠的狂野温柔以及挚爱荷西相伴最是快意二字的真实写照。然而谁能想到后来与荷西天人永隔,这一现实无疑是令三毛锥心不已的。在书中《送你一匹马》篇章正文,更像是三毛写给琼瑶的一封信,痛失挚爱后的绝望使她失去生活的欲望,她向琼瑶承诺不会自杀,她写道:“耶诞节,平先生和你,给了我一匹马,有斑点的一匹马,在一个陶盒子上。盒子里,一包不谢的五彩花。一张卡片,你编的话,给了我。你知道,我爱马,爱花,爱粗陶,爱这些有生命才能懂得去爱的东西。”往时的热爱喜爱全然被精心收藏,这一刻放到她眼前;三毛也提到:“这一生,我们也不常见面,也不通信,更不打电话,可是在我掉到深渊里的那一刹那,你没有忘记我,你不拉我,你逼我,不讲理地逼我,逼出了我再次的生命。”人生已然灰色绝望的三毛,因琼瑶逼她承诺不会自杀而得到了再来的生命。

“至于自己,那匹只属于我的爱马,一生都在的。” 打开书,马儿跃然纸上,竭力彰显生命之雄壮,似是无声邀请,邀请我共同遨游这欢快肆意的精神之海;合起书,我也能常常看见属于我的那匹马,不知它从何处来,也不知它一定要去往何处,它只在暖阳春草天欢快地奔跑,在宽阔无垠的生命原野中留下一串欢快的踏蹄声。(编辑/陈广萍)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